有人认为爱是性,是婚姻,是清晨六点的吻,是一堆孩子,也许真是这样的,莱斯特小姐。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,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。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小时候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类?现在还在坚持吗?

薛定谔的猫 回答:

想成为一个减少全世界人数的人类, 幸好没有再坚持。

啊,真的是。

翻你以前照片的时候,真的是年轻阳光。

但是回过头,看见你笑着的脸,有好多好多皱纹和小坑。

但真的好喜欢,就是这个人了。

比起年轻漂亮的你,每一条皱纹都让我觉得好心动。


一树桃花

         宜华不住地用脸去蹭陵越早已失去温度的脸颊。他终究是妖,便想一世都配不上风光霁月的陵越。躲在本身里,去看自己喜欢的人和那人的小小师弟一起长大。月光下舞剑的风姿,轻柔的笑,念书时悦耳的声音。小师弟其实也算可爱,便是宜华抱着如此之心看他们修炼成仙,快活一世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可那是一个人。...


一树桃花

本来想来个最后的一发完来着

但是写了真的好多啊

这个就是我想象中的关于陵越的故事了吧

满足了

陵越谢了乡亲们的好意后,就抱着怀里眼睛瞪得鼓鼓的大公鸡。想要快点回去,给师弟做份大餐。才转过身,便听见远远的有个孩子边跑边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陵越哥哥,陵越哥哥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孩儿的羊角辫都歪歪扭扭的,满脸通红地刹在陵越面前喘起粗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喏...

桃花木

5.

  沁儿是第一次跟着爹爹娘亲到天墉去看大伯。冒尖尖的冲天炮,穿着小小的红花袄子,在方兰生的怀里紧紧闭着眼。

“爹爹,为什么大伯要住在这么吓人的地方啊?”一家三口站在方兰生控制着的大型搓衣板上,沁儿往下面望了望,就吓得直往她爹爹怀里钻。

  方兰生被沁儿问住了,他少时一直向往上山修道,哪里觉得过这是什么“吓人”的地方。但天墉终年雪深孤寂,沁儿虽是童言无忌,但也并不全无道理。便回头看自己的妻子。

“沁儿的大伯在等人呢,要是大伯不在那里,那人回来便找不到家了。”

“娘亲,那个人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

 方兰生突然面目晦涩了许多,又笑起来...

暖暖

胡歌X陈伟霆

RPS    老梗   

OOC超级严重  只想喂自己一颗糖

看了剪烛大大的歌等,就莫名其妙吃了这个CP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William的新戏在象牙山拍,离上海远得紧。他就用额头蹭了蹭老胡已经长起胡须的下巴,有些不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不...

夏日痴

张晓波X何瀚


      张晓波局促地坐在床边,听着旁边浴室哗啦啦的洗澡声,无措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这是何瀚的卧室。

      他同何瀚确定关系已经有三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  可他们大多是在相见的地吧里,或者浑浑噩噩在张学军那个老屋的小床上嘎吱嘎吱地温存一阵。...


桃花木(四)

想说自己之前写了些什么,这个是完全改过的,加了线索进去,应该能猜到小飞是什么了。

食用愉快


谭小飞X陵越


     将近年关的时候,陵越给门下弟子都准了假,让他们回去看看亲人朋友。要是家里只有一个人的,也热热闹闹往门上挂个灯笼,在他们从不敢放肆的正厅里和和气气涮顿火锅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谭小飞去找陵越的时候,发现他正收拾着些什么东西。...


《小团圆》

是我在L上第一个写的长篇。

其中想好了的片段,便是因为想要这些片段才辛苦码字,但迟迟写不到。

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下去了。

这样放出来也算填完坑了吧。


00

谭小飞踏脚踩上张晓波的头时,修理厂的门被大力推开了。


01

阿霆倒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谭小飞身后。谭小飞虽是还在气头上,但看不见阿霆就心慌,停下来转过身。阿霆的裤脚被血洇湿了一片艰难地拖着走,头垂着看地上,刘海软软地搭下来一片。肯定是刚刚帮张晓波挡箱子受的伤。谭小飞咬咬牙,蹲下去握住他的脚腕。阿霆皱了皱眉想要挣开。谭小飞抬头看着他,眼睛周围都是通红。闷闷地转过身去,喊了句,上来。

阿霆在他身后缓缓地摇了摇头,却又扯出了个微...

桃花木

谭小飞X陵越

3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谭小飞跟参加了变形记回来的小孩一样,同弟子们很快就打成一片,哪有陵越才捡到他的样子。他长得高,又光着个头,只有浅浅的一层绒发。师兄都打笑他,莫不是去当了和尚才来修的仙,他也摸摸自己的头,新长出来的头发有些扎手,怪不得陵越最近不爱揉他脑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芙蕖替他做的新衣很合适。他把陵越给的那件衣服叠好偷偷放回陵越的柜子里去。这件衣服...

关于张启山
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


桃花木

谭小飞X陵越

2.

        陵越刚让霄河升高了一些,就听见谭小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过头看见少年细微地打着哆嗦,眼睛垂垂地看着细窄的剑面。便去把少年颤抖的手攥在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小飞小心翼翼地回握住他,一点一点止住了哆嗦。...


桃花木

谭小飞X陵越

1.

        谭小飞是陵越在山下捡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明晃晃的白发,皮风衣上全是铆钉,眯起眼打量拿起扫帚钉耙靠近他的村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一头白发,又长得这样俊这样白净,身上的衣服指不定就是他的法器,一定是深山里修炼出来的吃人魂魄的妖精。...


阿杜的鸽子

夏木X苏凯文

单向暗恋 

单箭头


    少年坐在那里等了很久了。

小孩子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地从他眼前走过,拿着一大捆五彩气球的玩偶猫咪,给了他一个粉红色的气球,女孩子挽住男孩子的臂弯,歪着头舔手里云朵般的棉花糖。摩天轮转了一圈又一圈,灯亮了又暗。

四周漆黑一片,夜里的风吹得他嗓子有点疼,等了好久的电话才响起来。

“夏木,你在家么,吃了饭没?你小楠姐今天不舒服,我送她去医院了,忘了给你打电话。”

苏凯文每说一句话,夏木就点点头,好像要把每一句关心,每一句解释都牢牢地刻在心里去。

“夏木?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我今...

Call Your Name (番外一上)

  苏星宇X何瀚


  是一切的开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何瀚第一次遇见苏星宇的时候,实在太过狼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时他在英国念商科,得了圣诞节的假,给小慕和妈妈买了一堆好东西,便坐着飞机回家。...


蕉叶

张晓波X何瀚

肚子咕咕地叫起来的时候,张晓波才不耐烦地挪挪眼。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显示已经凌晨1点了。

家里的冰箱里没有吃的,他忍了会儿,才想起张学军已经出去两三天了,他都没怎么吃东西。

裹了件张学军的军大衣,就缩着脖子往胡同外面那家挺远的24小时超市走。

买了一大包方便面,没脸没皮地跟着收银员磨了会儿,人小姑娘红着脸给他送了两根火腿肠。张晓波得了便宜,哼着小曲儿就往家里走,手上的塑料口袋绕在指头上,转一个圈又转一个圈,就没个正形。

他打算着回去把张学军的烧酒拿出来隔,又觉得一个人喝着实憋屈。想着想着,眼睛没看路,净看天上去了,就撞上了软绵绵的一棵树。可这树哪有软绵绵的,张晓波往后退...

曼陀罗

彭泽阳X何瀚


      手里的调子乏味而冗长,是些为这种社交场合专门准备的曲子。先生小姐们交杯换盏,鲜有人注意到这个大提琴手,拉着舒缓的曲,带着寂寞的眼。


      冰凉的酒液,顺着琴头流满了整个琴身。彭泽阳抬起头,看见那人沉沉地看他,苍白的脸,唯嘴唇染上朱红。


  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...


Call Your Name (5)

第五折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星宇着实是一个很好带的艺人,炒绯闻炒热度,都不吭声。好在他确实有实在的本领,在眉姐的营销套路里顺势拿下了一批粉丝,不紧不慢地火了一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张专辑的反响就不错,炒绯闻的女孩做了他首场live的嘉宾,镁光灯,大屏幕,来得就像潮水一般。每晚满身潮汗地回到家,总觉得这是一...

Call your name (4)

第四折


        车停在了一家很普通的面店前。有些褪色的招牌,油叽叽的桌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上了两碗牛肉面,放了许多辣椒。何瀚把苏星宇从筷桶里抽起的一双筷子拿了过来,去面老板滚热的汤里烫了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,对不起。”何瀚把凉了会儿的筷子递给苏星宇。...


摩托车和夏天

1.

      八月里的阳光实在太强烈了。


      我胳膊下面夹着一文件袋,站在公交车站拦车。公交车很久都没来,也没有一辆空车过去。热浪一滚一滚地袭过来,满身都是汗,脑子搞得都有点不清楚。


      一辆摩托车就停在我跟前,司机把头盔一摘就给我扔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上车,我送你。”...

梦游记

真的很喜欢自己写的这篇的,

如果看的话,请把它看完嘛。

有点长,但是看到后面会有不一样的。


张晓波X张启山


0.

张启山说,我就是喜欢大凶。


张晓波挠挠头上的卷毛,蹭过去。那你就喜欢大波咯。眼神意有所指地往下瞟。


张启山一脸看见智障的表情,同情地拍拍他的肩,招呼着副官走向盗洞。


嗨,就算是阎罗地我也能陪你一起下。不就是场梦么。


张晓波朝战战兢兢的齐八爷做了个鬼脸,腰一低就钻进盗洞里,找他的阿山了。


1.

张学军自从出了院,可真就是歇着了。没事的时...

硕鼠(2)

第二章


     张小凡虽是日日勤加练习,却终究没有什么长进。昨日御剑时,从高空不稳地摔下来,失了意识。


    醒来是芙蕖执一方温帕,柔柔地擦着他额角的汗。嗔怪着他的不小心。芙蕖眼里似有水光,便知是真心待他,不像他的师尊,虽是尽责,却不亲近。张小凡想起自己看见陵越指导玉泱练剑的情景,心里登时就委屈极了。


    “师叔,你能不能让我做你的徒弟。我可能真的不是练剑的材料。”...


赠你一碗桃花酿 (四)

        手被紧紧地攥着,颈边濡湿一片。痛,全身都如针扎般的疼痛。


        缓缓转醒,眼前是小凡黑红着一双眼,可怜巴巴地望住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嗳,小凡。”他想伸手去摸摸师弟可怜极了的模样,无奈受到温柔的限制,只能软软出声。...


硕鼠 (1)

张小凡X陵越


 那道士眼睛微闭,摊开手来,斜睨着阿黄的钱包。阿黄暗啐一声,但也只能把倒出来的铜板重重地砸在道士手里。


道士得了钱,便收回手,神神叨叨地念了一大堆。突然“咦”了一声。


“小友和我道甚是有缘啊。”


阿黄想着自己常常做的那个紫色幡旗日日翻卷的梦,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。


“小友可知那天墉城的陵越真人?”


      道士又把手伸了出来,阿黄干脆把没剩多少的钱袋直接给了他。道士掂掂手里的钱,满意地说起了话,也...

小百合

张副官X张启山


       张启山虽是生于东北,但畏寒得很。才入秋天,张府里的地龙就烧的暖洋洋的,直叫人打瞌睡。


       齐八爷半睁着眼,一股瞌睡意爬上来,吊在喉咙里的那个哈欠,不上不下的就是打不出来。但面前那个批着公文的人,竟然还裹了一层裘,圆鼓鼓地缩在椅子里。


      光是地龙和貂裘还不够,副官端上来的热腾腾的参茶简直叫齐八...

熬到半夜把MV给看了。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,好多遍,好多遍,好多遍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天呐

我要死在我家饱饱动人的腿弯里。

为何能把红色的那件衬衫穿的那么诱惑。

我真的要精尽人亡了。

明天就开学了,论文还没搞,但是让我怎么静得下来。

只有一件事想搞啊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

Call Your Name(3)

         第三折


          苏星宇当时在那便签后面留了电话号码,虽然鬼使神差地把钥匙收下了,但终究不会想再去一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苏星宇都把手机紧张地放在身旁,生怕漏接一个电话。...


赠你一碗桃花酿(三)

张小凡X陵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陵越才从一个混沌的梦里醒来。梦里的他守着一方枯井,未曾抬头。年复一年,注视着干涸的地面,直到满头白发,自己都舍不得出去。他不知道梦里的自己在等什么,突然听到有人在洞口唤他师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是小凡。小凡在叫他,无论如何,自己得出去。正疾行了几步,回头一看...

Call Your Name (2)

苏星宇X何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折


      何瀚出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。他转着方向盘,路边橱窗里的灯光在他脸上掠过,像水下不真实的浮影。车子里放着德彪西的歌。牧神遇见水妖,然而终是黄粱一梦。


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苏星宇不会在他家等他。


苏星宇就像是迷人的水妖,而自己多像那个丑陋的牧神。...


赠你一碗桃花酿(二)

张小凡X陵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陵越要下山的时候,剑出了鞘,却迟迟没有幻化成那把大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张小凡眨巴着眼睛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大了,莫不是还想要礼物?”小奶狗一样的,陵越想着,手就揉了揉小凡的头顶...

1 / 2

© 薛定谔的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